AKA猪大盗

瞎子走悬崖,哑巴学说话。

霸总与金雕01

《霸总再爱我一次》(瞎编一下)

齐素之,已经是第三次差点掐死霸总了。反观霸总浑然不知、引以为豪,总觉得自己魅力过佳,让齐素之屡屡在床第之间,“柔情似水”地勾住他的脖子往死里掐,虽然有时不知轻重,但霸总统统归进了金丝雀的妖娆里。

霸总想:呵,暗夜的玫瑰,总是扎手。

实际上,齐素之是想嘎掉他的腰子——因为这是甲方爸爸的要求。主要还是霸总比较傻缺,得罪的女人多。他一句天凉王破,霸总前未婚妻的基金绿到跌停。嘎两个腰子,也就不算什么了。

霸总不知道,齐素之是一个杀手,他的正职是杀手,副业也是杀手——菜市场杀手。

在一个狗血的下雨天,霸总出门囤粮。看见齐素之那把明晃晃的带着杀气的菜刀,人漂亮,切的肉也漂亮。

漂亮的肉装进了胃里,吃饱了容易生淫欲。

摇身一变,这只菜市场的金丝雀就变成了霸总的床上铁子。

但霸总不知足,他有个白月光。

看了白月光,金丝雀就变成苍蝇屎了。

霸总想当渣攻,甩给齐素之一张支票。

齐素之还没嘎完腰子,想起甲方爸爸的难缠,冷着脸,牙齿格格响,说:“你这是在侮辱我。”

霸总正欲翻脸无情,齐素之揣起支票又说:“但我就是喜欢你这样侮辱我。”

他看着霸总,一脸大无畏,“来吧,再侮辱我一次。”

评论
热度(1)

© AKA猪大盗 | Powered by LOFTER